服务热线:400-1090-700

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君山动态 >

陈忠和:全运让人变神经病

人气: 发表时间:2020-11-12 20:21

  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官员,他们都是全运会生态中不可或缺的元素,相互影响,相互依存,全因印记旨在通过挖掘全运链条中各种角色的故事,还原更线年过去,比起在任国家队主教练的时候,陈忠和的身形已略有发福,但面色也红润了不少。全运为不少人的仕途与政绩保驾护航,而对于身在其位的陈忠和,全运又意味着什么?

  从中国女排主教练到福建省体育局副局长,陈忠和在这个“新岗位”上已经整整四年了,面对这种角色的转换,陈忠和用他特有的带着福建口音的普通话慢悠悠地说道,“应该来讲我的转换还是比较快的,也可以说教练员嘛,运动员出身,适应能力也比较好。”

  几年间,陈忠和的身形比起在任国家队主帅时略有发福,面色也红润不少,他笑着表示确实现在比以前要轻松不少。但是,以前只要钻研排球一个项目,现在却要了解更多不同的项目,这对于已过半百的陈忠和来说也并非易事。“从自己来讲,感觉比较吃力一些,因为很多项目都要去了解。总觉得怕自己做不好,怕被别人笑话,毕竟你是在领导岗位,又是分管竞技体育这块,你当然得先去了解它,你才有说话的权利。”陈忠和说。

  陈忠和一直就是个能做不会说的人,当被问到究竟都为福建省体育做了哪些事儿时,他显得特别不好意思,笑着说哪儿有自己说自己的,好像在邀功似的。他只是简单表示,“比如说给球队拉拉赞助啊,有一些体育局跟省里沟通不下来,我们去跟他沟通沟通。还有的几件事情体育局做不下来,我出面找找领导,领导觉得有道理,给你做了。”

  话虽轻描淡写,但陈忠和却是实实在在为福建省体育做了不少事儿,比如早在2010年他就为福建省女篮拉来了30万赞助,这笔钱是陈忠和从福建省体彩中心拉来的,主要是给队员提供营养品、器材等后勤保证。

  虽然已经在福建省体育局副局长的位置上,但陈忠和对排球的热爱却丝毫不减,女排大奖赛澳门站比赛期间,他便作为嘉宾受邀前去观赛。“排球我还是一直在关注,应该是只要还活着,都会去关注排球,可以说这一生中不会离开排球。”说起排球,陈忠和充满感情。

  看着郎平在场上挥斥方遒,陈忠和坦言对这个舞台还是很留恋的,而就在澳门的这个馆里,2006年的“和平之战”还历历在目,他说,“当时我带的时候看的人比这个多多了,非常多。”为了延续对排球的这份爱,陈忠和也会经常走进排球队去看看,之前还去督战福建沙排和男排的比赛。而他对福建女排也格外关注,只是让他忧心的是,福建女排现在就是有点青黄不接,人员比较匮乏。不过,也有让陈忠和宽慰的地方,“今年应该讲不容易,全运会男女排都获得了一个铜牌(第九名),也是蛮开心的啦。”另外,让陈忠和欣喜的是,“今年我们有两个小队不错(青年男女排),我们已经进入决赛。总体应该来讲这两个小队不错,这几年再往上拱一拱。”

  除了排球,陈忠和透露在足球和篮球上,体育局也要振兴,这对于福建这个足球非常落后的省份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好事。要知道福建省足球队自1989年9月解散后,再也没有成立过专业足球队。陈忠和表示,去年已经在泉州市筹划组建女足队伍,而今年3月开始筹划在南安市组成两支男足队伍,福建省体育局将给两支球队资金上的支持。而且,陈忠和透露,此次投入不是短期行为,福建省体育局方面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们不仅要打城运会,有机会还要代表福建征战全运会的比赛”。[详细]

  陈忠和福建省体育局副局长做得有滋有味,靠着自己球员教练时期的影响力,陈忠和总能摆平一些局长都无法摆平的事。

  陈忠和爱喝功夫茶,尤其爱湖南“蒙洱黄芽”每次到湖南第一件事买蒙洱茶,陈忠和在请记者喝茶时曾经说过:“品尝一下苦涩味道,会有不同的感受。”

  谈到压力,陈忠和说起2008年北京奥运会,他觉得再也不会有更大压力的大场面了。“08年奥运会压力最大,也就这么回事,总书记都在那儿看着,还会出现这些吗?不可能了吧,除非在中国再举办一次奥运会。”陈忠和笑眯眯地说。

  新身份就得由新责任,四年一届的全运,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次命运的大考,今天的陈忠和也逃不掉。“现在全运会竞争真的是太厉害了,有的太激烈了。”说起全运会的残酷,陈忠和直摇头,他希望以后能把金牌看得淡一些,“能不能金牌不要搞得大家都像神经病一样。”

  众所周知,目前全运会金牌与各省政绩都相关,因此大家才会对成绩如此之重视。陈忠和说自己对金牌看得并没那么重,但他也坦承,压力主要在省体育局局长那。“有什么压力让我们来承担嘛,当然我讲起来容易,其实真正的压力还是局长,第一把手,压力比较大。”陈忠和表示,自己的压力比局长要小,“虽然我是管竞技的,我也是有压力的,但是真正的压力局长比较大,再下来就是一些中心主任,教练员包括运动员。”

  这种压力对于一把手到底有多大?对于各省区市体育局来说,全运会成绩是体育局展示工作业绩最主要的渠道。据悉,当时在全运会前,某省政府向体育局下达指令,如果不能完成夺取一定数目金牌的任务,体育局局长就将因工作不力而受到处罚。 “我这个压力,拿不到就拿不到,领导也不会把我撤职,”面对压力,陈忠和可以做的就是笑着面对,“但是我一定要尽力去做,每一样事情都去做,即使做不到,那下次有机会再来,要有一个好的心态,我们运动员教练员往往很难做到这种心态。”

  好心态,源于这些年在国家队经历大风大浪后的云淡风轻。谈到压力,陈忠和说起2008年北京奥运会,他觉得再也不会有更大压力的大场面了。“08年奥运会压力最大,也就这么回事。总书记都在那儿看着,还会出现这些吗?不可能了吧,再有可能有多少个常委在那儿看你比赛?今后不可能再出现了,除非在中国再举办一次奥运会,在国外肯定不可能吧。而且打赢打输几百个记者围着你在那儿采访,压力那么大。你说这种风浪都度过了,所以要调整好。”回想起当年的场景,陈忠和笑眯眯地说。

  比起一般领导,陈忠和更能体谅教练员和运动员的付出,“因为我们是从运动员到教练员走过来,付出真的是很大,很艰辛,但是往往在比赛的过程中,有这么一点点闪失,最终就失败了,真的替他们惋惜。”要拿冠军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实力是基础,但不是全部保障,必须具备天时地利人和,有对手、裁判以及运气,缺一不可。“当然首先基础是最重要的,要达到夺冠的基础,如果没有就不要谈了,就是一旦有了你也不一定能拿到,拿个冠军包含运气在里面,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陈忠和说。

  全运会年,各省市投入都相当大,这已成惯例。陈忠和透露,福建今年投入也比较大,陈忠和此前就曾与福建篮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肖青松带男子沙排的队员、队医,远赴美国洛杉矶训练,为的就是在全运会上实现卫冕。而这次远渡重洋的备战,可以说是福建男沙史上规格最高的一次了。除此之外,陈忠和透露,在公关课题以及营养等级等方面,都投入很大。

  除了资金等方面的投入,福建省体育局的领导们也都被分配了任务,需要每个月随时去督导各个中心的训练,比如陈忠和在全运会预赛开始之前,就负责全运会的预赛后勤工作,时常随队督战。全运会预赛进入高峰期,陈忠和更是成为空中飞人,一会儿飞美国督战沙排,一会儿飞济南督战男排青年队比赛。“像我们厅级干部,每个月随时要去督导各个中心的训练,我们都要分配到底下去。”陈忠和说。

  今年,共有441名福建运动员取得进军全运会决赛的资格,比上一届增加96人,是福建省历史上进入决赛人数最多的一届。对此,陈忠和仍表示形势不容乐观,夺金的压力很大,“我们上一届北京奥运会带了6块,这次我们带了4块,少了两块,还有齐晖的游泳上一届拿了3块,这次她没参加,无形中我们就丢了5块。”形势虽然严峻,但省里的目标还是要赶超上届。“总要有目标嘛,上一届我们金牌是19枚,我们在十名左右。我们奖牌要赶超上一届,总分要赶超上一届,还要想办法多拿金牌吧。”陈忠和说。[详细]

  08年北京奥运虽然输掉了和平大战,但陈忠和还是带领中国女排排除万难拼下一枚宝贵铜牌,如此大风大浪都经历过,全运对于陈忠和来说只是毛毛雨。

  在陈忠和看来,奥运会代表了国家,如果没有奥运会,那么国内势必会对体育重视程度差一点。而全运会代表了省市,如果没有了全运会,各省市对于体育的重视肯定要走下坡。

  最近几届全运会除了各省争金压力巨大,竞争激烈外,负面新闻也越来越多,有老百姓认为这是劳民伤财,而赛场上也充斥着各类黑幕新闻。对此,陈忠和有点无奈地表示,“这种东西不好说,因为我在这个位置上,不好说这话,真的不好说。”

  虽然负面新闻日益增多,但陈忠和依旧认为全运会有存在的必要,因为有的项目确实依赖于全运会而存在。“如果没有全运会,各个省市可能就不会去抓了,还是有它存在的必要。”陈忠和还拿奥运会举例,奥运会代表了国家,如果没有奥运会,那么国内势必会对体育重视程度差一点。而全运会代表了省市,如果没有了全运会,各省市对于体育的重视肯定要走下坡。

  陈忠和的话不无道理,在今年摔跤项目被投票逐出夏季奥运会之后,队员们参加全国男子自由式摔跤锦标赛并没有受此影响,而是依旧拼尽全力去比,因为各级别获得前16名的运动员才能拿到全运会决赛门票。 上海摔跤队主教练、摔跤名将盛泽田认为,上万名摔跤队员、上千名摔跤教练的编制恰是依赖全运会而存在。尽管奥运会取消摔跤,但盛泽田还是很乐观地说,“只要全运会有摔跤,我们的梯队就能留下来。”

  尽管承认全运会有存在的必要,但陈忠和还是表示全运会更应该承担的功能是开展群众性的普及。“希望今后更强化或者更强调普及方面的训练,这方面我们国家非常薄弱,特别是中小学生体育发展的开展非常非常地薄弱。”对于这样的情况,陈忠和有点忧心地表示。 而且,在陈忠和看来,要做到中小学普及确实很难,“现在没办法,教育杠杆在那边,我们国内可以说下课之后,70%到80%可能都在教室里面,做作业,补习,弹琴……国外90%基本都在课外参加。”

  但在这几年中,陈忠和表示已经在福建慢慢行动起来了,目前福建省体育局已经和教育厅联合,每年开展六大联赛,让学校真正动起来。陈忠和具体介绍称,这六大联赛主要是乒乓球、羽毛球、田径以及三大球足球、篮球和排球的比赛。 至于全运会本身,究竟是应该由成年组参赛还是22岁以下的青年来参加,陈忠和认为,全运会还是应该由成年组参赛,因为城运会很可能将承担年轻运动员的比赛。“城市运动会今后可能会更改为青年运动会,主要是选拔人才。”陈忠和说。[详细]

本文TAG:PP电子官网